鞠月

专注男你//脑洞经常开//什么时候才能摸到键盘//沉迷梦百无法自拔

2016年对lo主的印象

一个很迟的跟风,估计不会有评论_(:з」∠)_






等到明年二月就到发布第一篇文章的纪念日了,快一周年产出来还不到十篇,真·低·产TWT






感谢关注我到现在的小天使们!手动比心!






祝大家圣诞快乐!还是希望看到评论的lo主欢迎大家来找lo主聊天(x

人生十大错觉

填坑的速度永远赶不上开脑洞的速度:D

贰半半:

1.我两小时内能写完这篇文。
2.我今天能写完这篇文。
3.我这周能写完这篇文。
4.我这个月能写完这篇文。
5.没写完这篇文我绝对不会开新脑洞。
6.我这个月都不会再开新脑洞。
7.我今年都不会再开新脑洞。
8.我这个月能写完以前开的脑洞。
9.我今年能写完以前开的脑洞。
10.我填坑的速度一定能追上开坑的速度。

【梦100】碎碎念

色/欲和愤怒的日觉军装要炸了!!!



感觉洪荒之力都要涌上,好想开车阿[x



朕还能肝!



梦100周年快乐!(๑•̀ㅂ•́)و✧

【全职/男神x你】铃兰

这次新系列

杀手男神x普通人你

此篇张佳乐

ooc     ooc     ooc

要上学了先存脑洞好鞭挞自己回来补上(x

这是一个预告(顶锅逃





天色已暗,温度也降了下来。


你裹紧身上的大衣,又把围巾多绕一圈。


想着赶紧回家,便加快了脚步。


你住在离城镇有一段路的乡村,平时都是骑自行车在这两地来往,奈何今天自行车罢工了。


村子比较落后,这路上也没多少盏灯,再加上冬天天黑的早,村子里上城镇工作的人早早就回去了。


如果不是因为钱实在缺的紧,你也就跟他们一起搭车回去了,而不是卖花卖到这么晚还要摸黑走路回家。


以后的你回想起来,觉得,怎么就这么巧呢。






maya!我带回来的居然是男的?!你看着躺在床上披散着头发的男子眼神复杂。



“谁没有个秘密阿,你不说,我也没想去知道。”



他小时候被组织收了,长大后做这一行,原来的身份肯定已经不存在了。现在的名字、职业、住址,甚至性格,都是造出来的。如果你知道这只是我面具,你还会对我笑吗。



“以前过的再好也是过去了,现在我种花卖花不是也挺好的吗。”



“要不要我送你一片花田阿?”

“我最喜欢的花…?…嗯,铃兰。”

“铃兰花美,香气浓,不过…有毒。”





“等我。”



仇人死去后,他也消失了。一点生活痕迹都不存在。他突然出现,也突然离开。














铃铛形状的花朵在微风中摇曳,仿佛能听到阵阵清脆的铃声。银白色的花瓣在空中飞舞,宛若细雪。身着白衣的男子就伫立在花田中,眼眸带笑。

“送花田这种事当然是由男方来阿。”

“你愿意跟我走吗。”

“虽然这片花田不能带走,只要你想看,我就为你造。”

铃兰花语——幸福归来。



不是BE,lo主不生产玻璃渣(x

还想开战争paro的我(x

【全职/男神x你】七夕

七夕吃了好多粮_(:зゝ∠)_

摸到键盘立马来产

温馨三十题选题,与七夕没什么关系

十分短小,ooc   ooc   ooc



02.睡着的猫和他   【黄少天】

看到黄少天一脸受伤的表情,你有些动摇。但想到你还有一堆工作没有完成,咬着牙把他赶去和客厅的猫一起玩。

门外断断续续地传来黄少天的声音。

“卧槽,你别动那个盆栽,那可是我跑了好久才买到送她的。”

……

“诶诶诶你竟然拒绝我,你生病的时候可是我送你去看病的。”

……

“怎么炸毛了,诶你小声点,她在工作啊。”

听到黄少天的话,你不禁笑出声,心中的烦躁感反而消失殆尽。想着赶紧完成工作去陪他,便全心投入工作加快速度。

终于完成了。你伸了个懒腰,这才注意到已经没有听到黄少天的声音了。

你走出房间,发现他抱着猫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你放轻脚步走近,细细打量他的睡颜。

皮肤白皙,微长的睫毛打下一片阴影。薄唇红润。

嗯...是不是该做点什么补偿下呢w



安利

b站av5393467【MMD刀剑乱舞】欢迎来到極楽浄土【鳴狐】

小叔叔我想嫁给你阿!!qwq

【刀剑乱舞】透(1)

注意:

没玩过游戏,存在bug请提出,私设多

ooc   ooc   ooc

暗黑本丸题材,有不适内容

all审向

>>>






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女微微睁大眼睛,好奇地望着眼前规模颇大的日式建筑。






这座本丸比她来此之前见到的其它本丸要大好多。






从这座本丸雕刻着精致花纹的大门,以及被粉饰得十分华丽的围墙,再加上其规模,不难想象本丸内部会是什么样子。






少女回想来此前ZF人员对她说的话。






因为前审的恶劣行为,这座本丸堕落为暗黑本丸。但造成这样的后果不是那些刀剑的错,如果他们能恢复,将会是一大战力。






所以ZF希望能派去新的审神者去净化他们,恢复本丸。然而派去的审神者都遭到攻击被迫调回。






[如果是您的话就不怕受伤呢。]






少女低头看着自己比正常人要透明的身形。握紧拳头,却没有实感。






[那个…您说的恶劣行为…到底…]

[……]那个ZF人员神色陡然变得严肃,语气中夹杂着厌恶,向少女诉说前审的罪恶。






几乎毫无休息,不停地出阵和远征,重伤不手入,不供食,恶意侮辱和伤害刀剑,以碎掉对其重要重要之刀来威胁他们,还有为了纵欲强迫寝当番…






少女在听到前审的恶行时,身体不自知地在颤抖,并不是愤怒,也不是同情,只是感觉像是揭开封条,被压抑着的、会令她痛苦的东西冲破出来,游窜于她的身体。






与她相似、比她稍显年轻的声音在她脑海响起。是被逼入绝境、苦苦挣扎却依旧见不到光才能发出的悲泣。和声音一起出现的还有一些画面,对应ZF人员的话一一闪现。






ZF人员话音刚落,声音和画面就消失了,少女再想探寻刚才的声音和画面时,脑海里已经一丝印象都没有了,只是这颤抖着的身体提醒自己这不是幻觉。






是共鸣吗…自己生前的遭遇和那个本丸刀剑的相似吗…少女苏醒过来没有记忆,但是自己已经死了这个认知却被记住了。






好痛苦,好像有什么重重地压在心头上。






明明这只是一副用灵力汇聚而成的空壳,并无脏器。






少女苏醒过来之前,只有意识,无法动弹却能思考,那时她已经没有生前的记忆了。






这样空虚且痛苦的她不知道在黑暗中存在了多久。然后在某一天,她突然听到一些男子的声音,有小孩的,也有青年的。似怨念,似渴求。






听不清内容,却感受到他们与自己一样的痛苦。她挣扎起来,感受到一股力量围绕着她。她可以动了。睁开眼睛,看到越来越多的光突破黑暗,这个空间如玻璃被打碎般破来。






被光刺疼的她闭上了眼睛,再次睁开时便出现在一个房间,里面有一群人在开会的样子,都惊讶她的出现。






后来才知道,他们是在讨论那个本丸。






这已经不是巧合了吧……或许……解救了那些刀剑,她也能解救吧……不会再死后却依旧痛苦地存在着。说起来,到底是怎样的经历,自己有如此之大的执念使自己死后意识仍然存在……






[其实您可以…]拒绝。

[我想去。]不是“我去”,也不是“我会去”,而是“我想去”。






ZF人员被少女坚定的语气和神情给愣住。






他是那开会人员的其中一位,看到少女曾在刚获得形体之初对自己空有形体却无记忆的状况表现出强烈的迷茫和不安。






在那之后就只是一直像个孩子一样,天真地笑着,对周边事物充满好奇。






[……还是,请您万般小心。]






在交代注意事项和必要的知识后,少女走上了通往那个本丸的道路。






第一章完。













婶婶的过去会在番外交代清楚,其实我是后妈(x

婶婶的人设晚点再放出,好想画自家女儿阿(瞅简笔画













看完真的好激动w



(抱着赤松子不放(x

【全职/男神x你】想了解你

题目误解(x

之前在学校看到一本书于是有了这篇

是粉不是黑


你:杰希,我买了一本书,可以增进对你和你队友的了解w

杰希(笑):什么书?

你拿出《中草药图鉴》

你:我在里面找到你们了呢

杰希:……

你:放心吧杰希,我翻开书第一个就是去找你哦w

杰希(笑):那我给你奖励吧

你(冷):……




我在学校的阅览室看到这本书的时候,拿下来,翻目录第一个就是去找王不留行(划

【全职/男神x你】妊娠反应③

食用说明见上篇

上篇评论有小天使 @MF_谖 提到想看伞哥
糖糕的再等等qwq    

私设伞哥还活着

幼儿园文笔    ooc ooc ooc

☆苏沐秋

放下电话,你朝着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说:“沐秋,沐橙来电说路上塞车了,会晚点到。”

“嗯,我知道了。”沐秋从厨房走出,手机端着一碗粥。

“你先吃吧,不能饿着。”沐秋将还冒着热气的粥递给你。

因为你是坐着的缘故,所以你稍抬头就会与他四目相视。让你意外的是,他明明刚才还在煮菜,身上却没有带上油烟味。

此时他的瞳孔只映入你一人。当初两人相识时你便沉沦在他温柔的眼神。

再往上看就看到他的额头挂着汗。

是你一时兴起想让沐橙和她的队友一起过来吃饭,问沐秋的时候他笑着回答你说可以。然后沐橙那边刚好可以过来。

你放下粥,告诉沐秋你还不饿,想要帮忙。

沐秋笑着揉了揉你的头,说:“孕妇不能闻到油烟味啊。”

“那…那我去买饮料。”

“……”沐秋一顿,无言,只是望着你的腿有些出神。

那时,他快要被车撞到的时候,你推开了他。你经过抢救,活了下来,却跛足了。

“沐秋?”你抬手在他眼前晃。

“诶…”你被沐秋突然的拥抱给愣住,他微长的发丝扫过你的耳朵,有点痒。

“怎么了?”你回抱你身前的丈夫,还未出生的孩子的父亲。

“没什么…只是,觉得,很幸福。”感受到你加快的心跳声,那时在手术室外等待的恐惧逐渐退散。

沐秋放开你后,看到你通红的脸颊,不禁失笑,然后俯身对着你的嘴唇贴上他的。

——感谢你一直以来的陪伴,还有,你所给予的幸福。




感觉跟妊娠反应没什么关系(。